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来源:赵迎新 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中国摄影家协会近期推出“摄影发现中国”十大景观,正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黄山、婺源、周庄、张家界、九寨沟、元阳梯田、雪乡、恩施、坝上和喀纳斯名列在榜。

今天,中国摄影进入大众化时代,所呈现出的面貌让人兴奋:业余摄影团体如雨后春笋出现;摄影活动方兴未艾;摄影展览层出不穷;数码摄影技术不断出新;手机和网络自媒体传播带来摄影全民制造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成为在场的影像制造者和传播者;风景摄影大众化,纪实和观念摄影交织承担起社会思考责任,中国摄影家以东方的视角和观点,探索、发现、认知并影响世界的时代正在到来,自觉意识中崛起的摄影艺术收藏者和赞助者的出现,让中国在世界摄影中开始占据重要的位置。摄影打破了上世纪80年代电视流行、90年代互联网崛起后的“摄影将死”的预言,在数码时代,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摄影呈现出更加繁荣的景象,各大网站纷纷推出奖励政策邀请摄影者入驻公号,百万点击率的摄影网红带动着百万的经济收入现象频现。

摄影,自诞生之日起,以它在场的特性,记录的本质和生动感人的力量,在人类扩展版图和视野中,在探索与发现中,在教化和传播中一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全球科技变革中,借助数码科技和互联网,摄影所发挥的作用没有消退,反而攀升。摄影巨大的传播力、感染力和影响力成为地区旅游经济发展的动力,成为文化品牌传播创新的重要途径。

站在新时代,回望“摄影发现中国”的来路,当是梳理中国摄影史的一种方式,亦是向那些早期在艰苦环境下发现并拍摄十大景观摄影家的致敬,同时,也是对摄影在中国发展中所起作用的探究。

摄影术进入中国,我们可知的最早拍摄风景的中国本土摄影师赖阿芳,被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逊称为“一个有很高品味的人”,1859年他拍摄的《香港岛》等风光作品,细腻真实的高品质影像,如今看起来还是大气、沉稳,极为难得。进入20世纪,中国风景摄影所呈现的形式、样态与美国《国家地理》为代表的西方摄影在地理发现中的形态截然不同。20世纪初中国第一批风景摄影作品的拍摄者,多是思想先进的文人或画家,他们继承了中国古代文人墨客寄情山水的传统,在游历名山大川中思考并拍摄。喜欢并钻研摄影的刘半农是其中之一,他在1927年出版的《半农谈影》大受欢迎,再版印刷。他强调的在摄影中体现中国风格的意境美学,影响了中国摄影长达半个世纪。当然,中国传统绘画追求的通过虚实、晕染的意境美学,和对自然的神韵提炼,以及简约的富有象征意义的表达,直接影响着20世纪初摄影者的创作风格。鲜明的中国风格,取之于自然却赋予之精神的创作方式,让早期中国的风光照片散发着持久的魅力。今天能看到的“摄影发现中国”十大景观之一黄山最早的照片,是1914年中国的大教育家黄炎培先生拍摄的。那张“迎客松”是至今我所见到的最有风骨的一张摄影作品。正是文如其人,影亦如其人。当年黄炎培与友人编纂并出版《中国名胜第一种——黄山》,收录他们在黄山拍摄的32幅照片,此书是已知的早期记录黄山风光的摄影画册。让很多文人志士纷纷踏至。张大千先生上黄山,不知是否看了黄炎培先生的画册,还是受明末清初画家石涛的《黄山图》影响,张大千三上黄山,1931年9月在黄山拍摄了300余张照片,他将精选的12张照片,印制《黄山画影》馈友。经好友郎静山推荐,《黄山画影》中的“黄山云海”作品,荣获比利时万国博览会之摄影金质奖,让黄山驰名海内外。“中国摄影大师”郎静山1927年初上黄山,1934年,他以黄山为素材的第一幅集锦摄影作品《春树奇峰》,入选英国摄影沙龙。从此,郎静山创立的集锦摄影在世界摄坛上独树一帜。在郎老拍摄的大量黄山照片中,亦有“迎客松”实景一幅。1993年,郎老101岁高龄时手持相机再登黄山,情怀所致,让人仰慕,也让摄影发现黄山的历史充满了传奇。1938年,叶挺在担任新四军军长、驻扎黄山时,也拍摄了大批照片,实为难得。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摄影大师”吴印咸、陈复礼,以及摄影家黄翔、陈勃、简庆福都曾多次到黄山创作,拍摄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的1978年夏天,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廖承志接见香港摄影团时说 :“摄影可以为旅游事业开路,国家迟早会开放旅游事业的。”这个为新中国旅游事业“破冰”的摄影团中有陈复礼、简庆福等18位香港摄影界精英人士。陪同该团的是摄影家陈勃。2015年12月20日,陈勃老人在他90岁时,再次登上黄山,倒在了他钟爱一生、留下美好记忆和影像的黄山怀抱里,永远离开了我们。1979年黄山旅游人数仅为10万人,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338万人。现在的黄山景区伸出双手拥抱摄影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和省级摄影家协会会员,都享有免费进入景区并乘坐缆车的殊荣。黄山市是中国唯一设置发展摄影产业领导小组及办公室、摄影发展产业基金的城市,首创“百佳摄影点”,今年的互联网摄影旅游大会也将落户黄山。黄山摄影现象,在“摄影发现中国”的进程中,在摄影推动旅游发展中,在将摄影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中,在全国层面来看,尤为突出。正如摄影家李前光所说:“摄影成就了黄山,黄山也成就了摄影。”

黄山

在世界上所有的名山大川之中,黄山以神奇的自然景观和丰富的人文底蕴,获得了“艺术之海”“天然摄影棚”等美誉,吸引着无数艺术家的眼球,激发出无数摄影家的创作灵感,而在众多的艺术门类中摄影与黄山的渊源颇深。(图片由黄山狮林大酒店提供)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迎客松 1914年 黄炎培 摄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迎客松 1933年 郎静山 摄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剪刀峰 20世纪70年代 陈勃 摄

在改革开放初期,香港摄影团的“破冰”之旅,带动了风景摄影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陈复礼和简庆福在婺源、周庄、张家界的早期创作频频在海外获奖,让名不经传的这几个地方扬名世界,1996年在周庄举行的第一届中国周庄国际旅游节暨全国摄影大赛,吸引众多摄影人去创作,引发摄影人群“爆棚”现象。80到90年代,中国涌现了一批优秀的风景摄影师,也推出了一个个鲜为人知的风景名胜。80年代,报纸杂志、挂历,到处可见秋叶浸染下的九寨沟瀑布的照片,摄影家何世尧1980年用林哈夫617相机拍摄的诺日朗大瀑布气魄宏大,堪称经典,流传广泛。陈复礼被九寨沟美景迷住,跟何世尧开玩笑:“我准备回香港后,将过去的风光作品都烧光,只留九寨沟的风光作品。”在摄影家的带动下,九寨之美成为众多摄影人创作的源泉。这些摄影作品的推介,让交通不便、不为人知的九寨沟在1992年列入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成为旅游热点。问起谁第一个拍摄了张家界,一个让人逐渐淡忘的已经离世的新华社摄影记者的名字浮出水面,他就是杨飞,早在1979年便去张家界采访,悬崖上吊了绳子玩命拍摄,在国内外各种报纸刊物发表张家界风景照片300余幅,文章3万余字。一幅《群峰迎宾》为题的照片在《人民画报》刊登,他拍摄的张家界风光照片还上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1981年,陈复礼到张家界拍摄的一幅《山鹰图》在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展览并获金奖。一次次助推张家界蜚声海外。

婺源

婺源是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因生态环境优美,文化底蕴深厚,素有“书乡”、“茶乡”之称,是全国著名的文化与生态旅游县,被外界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在婺源,春赏油菜花海,夏享清凉世界,秋观红叶晒秋,冬访平湖鸳鸯,四季皆景,四季宜游。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天上人间 1987年 陈复礼 摄

周庄

周庄,是一座江南小镇,有“中国第一水乡”之誉,是国家首批5A级景区。周庄始建于1086年(北宋元祐元年),因邑人周迪功先生捐地修全福寺而得名。周庄是国内较早通过摄影人和摄影作品来推介的景区,也是旅游行业开展大型摄影活动的先行者。早在1996年,周庄就曾举办第一届中国周庄国际旅游节暨全国摄影大赛。20年来,周庄始终致力于创新,在传承和转型中探寻摄影和旅游新契机。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周庄 1996年 简庆福 摄

张家界

俗话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写这句话的人一定是没有到过张家界,因为到过张家界的人都将张家界喻为“缩小的仙境,扩大的盆景”。张家界的旅游发展与摄影有关,是摄影使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张家界走向了世界。 张家界风景区奇峰高耸,苍松挺拔,云海飘渺,珍禽异兽遨游其中,实为旅游胜地。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1982年 新华社记者 杨飞 摄

九寨沟

九寨沟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是白水沟上游白河的支沟,以有九个藏族村寨(又称何药九寨)而得名。九寨沟海拔在2000米以上,遍布原始森林,沟内分布108个湖泊。然而,这里自古以来由于交通不便,一直未被世人了解。直到摄影人的到来,才改变了这一现状。九寨沟旅游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瀑流缕缕自奏鸣(九寨沟诺日朗瀑布) 1980年 何世尧 摄

在“摄影发现中国”十大景观中,每个地方都和一个或一群摄影人的名字、作品相关联。提起元阳梯田,法国摄影师阎雷的名字永远也绕不开,他在1993年用6个月时间造访元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哈尼人生活的山区,拍摄了近万张照片,出版了《山之雕刻》画册,完成了同名纪录片,在法国引起巨大反响。让元阳梯田扬名海外。十大景观之一“雪乡”的名字,总让我们想起摄影家王福春那幅1986年入选了上海首届国际影展的作品,厚厚积雪、袅袅炊烟,惹得游客和摄影人踏破了雪乡门槛。

元阳梯田

元阳梯田本来是云南省哀牢山区南部一个闭塞的哈尼族人生活的山区。梯田就是世世代代哈尼族人留下的杰作。这些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因地制宜,坡缓地则开垦大田,坡陡地则开垦小田,甚至沟边坎下石隙也开田,因而梯田大者有数亩,小者仅有簸箕大,往往一坡就有成千上万亩。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云南元阳哈尼族的梯田 1993年 阎雷 摄

雪乡

被形象地冠以“中国雪乡”之名的双峰——这个在中国版图上很难找到的地名,指的是黑龙江牡丹江海林市大海林林业局的双峰林场。双峰林场位于祖国北部的完达山山脉张广才岭主脉,境内主峰老秃顶子雄踞群峰之冠,海拔1686.9米,为东北第二高峰。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和来自日本北海道的暖湿气流在这里交汇,受四周环形山脉影响形成山区小气候。在旋风力作用下,雪花飘落大地,随物具形,产生磨菇形状,如同童话世界般神奇。每年秋冬,这里便开始降雪,雪期长达7-8个月,积雪最深可达2米,是全国无霜期最短的地方之一,也是全国降雪量最大的地区之一。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雪乡 1986年 王福春 摄

后起之秀恩施,以多姿多彩的民俗风情,错综复杂高低悬殊的地理优势,进入摄影人的视野。上世纪90年代,恩施旅游开发之初,恩施就邀请中南六省的画报社记者去过恩施。2006年,“中外摄影家看恩施”活动召集了26位中外摄影家,持续一年时间聚焦恩施,摄影家李少白更是几乎跑遍全州8县市创作。2016年,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名摄影家齐聚恩施,享受门票优惠,还能凭作品获得稿酬。引进来的同时,恩施本土摄影家携作品积极参加全国各地的摄影节展活动宣传家乡。钟兴科在恩施大峡谷拍摄的《一炷香》传播甚广。

恩施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于1983年8月19日建州,是共和国最年轻的自治州,也是湖北省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这样一块宝地,却是中国旅游版图上的一块“处女地”。恩施州领导下决心,要把旅游名片推出湖北,推向全国,推向世界。发展旅游,最佳的方式自然就是摄影。恩施先后举办“中外摄影家看恩施”和“百名摄影师走进恩施”等大型摄影活动。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一炷香”(恩施大峡谷) 2006年 钟兴科 摄

于俊海在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中获奖的《八月情歌》是最早让坝上引起摄影人关注的作品之一。但随后的摄影家群体包括朱恩光、于云天、姜平、谭明等在坝上拍摄的作品,和众多画册的出版,把坝上的摄影及旅游带向高潮,成为摄影创作的天堂。

坝上

300多年前,以塞罕坝等为代表景观的坝上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康熙帝北巡时一眼就看中了塞罕坝,立刻宣布在此设立皇家狩猎禁区,是为“木兰秋狝”。后来因为开围垦荒和过度采伐,这里逐步退化成荒原沙地。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林业部组织人员到这里开荒种树,三代人用55年的不懈努力使这里由“飞鸟无栖树,黄沙遮天日”变成“花的世界、林的海洋、云的故乡、摄影家的天堂”。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八月情歌(之一) 1988年 于俊海 摄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空林(坝上) 1995年 于云天 摄

1985年,美国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的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摄影的国际交流日益增多,所呈现的作品风格也逐渐差异化。上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呈现的风景作品样态,大致分为三类,报刊新闻记者群体报道性的纪实面貌,如解放军报记者江志顺在“西北边陲第一哨”采访中拍摄的喀纳斯湖;在中国传统美学影响下的画意摄影;西方风景摄影追求质感和气魄风格影响下的中国西部地理样态,如四川的“三军”摄影家袁学军、王达军和王建军,新疆摄影家李学亮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喀纳斯

地处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喀纳斯素有“人间净土”的美誉。喀纳斯河从东北向西南流过,著名的“喀纳斯湖”和“白湖”呈串珠状分布于沿喀纳斯河流域的河谷地带。从而形成了今天吸引天下游客的著名的喀纳斯自然保护区。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银波传来铁骑声 1979年 江志顺 摄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卧龙湾 1989年 李学亮 摄

当下,摄影家的创作风格更加多样化,风景摄影作品成为大众驰骋想象的方式。在浩如烟海的风光影像中,今天我们追溯那些因摄影而驰名的十大景观的发现过程,重新吟咏历史上的经典风光作品,我们所看到的,不仅仅是摄影人表达和传播的过程,也是一种景观文化重塑和创新的过程,优秀的摄影作品赋予了这些景观精神层面的丰富象征,注入于心,持久绵长。

文章刊发于《中国摄影报》(赵迎新/文)

摄影发现中国之十大景观

lh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野草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ba.com/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