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集体亏损,教育培训还是好生意吗?

头部集体亏损,教育培训还是好生意吗?

10月28日,凯文教育(002659.SZ)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亏损7800万元;上海知名的昂立教育(600661.SH)10月22日则发布卖房10套总价近1亿元的消息;从做仪器起家,近年通过跨界并购进入教育培训产业的开元股份(300338.SZ),前三季度利润同比减半。

其他公司亦亏损一片:尚德机构2018年度营收19.74亿元,净亏损9.27亿元;朴新教育2018年度营收22.23亿元,净亏损8.33亿元;流利说2019年第二季度亏损8780万元;2018年度营收6.37亿元,净亏损4.88亿元。

国内上市的教育产业公司表现不佳,境外上市的龙头们日子是不是金玉满堂?

10月28日,网易有道登陆纽交所,首日破发。据网易有道招股书,2018年全年亏损2.09亿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1.68亿元。好未来发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达到730万美元。主打线下英语培训的新东方看起来不错,虽然此前财报也多有亏损记录,但2019年第三季扭亏为盈,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为2.09亿美元。

学费高昂,教育培训公司却为何频现亏损?

龙头企业们日子不太好过,韦博英语是最惨的一家。

“我小孩的英语培训都不敢去续费了。”长沙一位家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看到韦博英语跑路的消息之后,他不知道自己小孩正在上的英语培训机构会不会遭遇同样的命运。

韦博英语是国内英语培训机构的龙头之一,在全国60多个城市分布着150多家中心。然而,《中国经济周刊》此前报道,韦博英语近日却突然崩盘,资金链断裂,众多学员学费难以退款。

头部集体亏损,教育培训还是好生意吗?

包括韦博英语在内,这些公司的学费可不低。《中国经济周刊》此前报道,韦博英语学员的学费多为3万元至4万元,甚至有人学费超15万元。

昂立教育官网显示,数学暑假班15课时收费3130元。平均约200元/课时,在全国培训市场可以说是起步价。《中国经济周刊》走访长沙一些中小型培训机构发现,个别培训课程的课时费高达800元/课时。热门的机器人、少儿编程等培训课程收费普遍在500元/课时以上。

有家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女儿在长沙某名牌中学读书,初中三年花掉的培训费接近30万元,年均约10万元。

学费如此之高,焦虑的家长们不堪重负,这似乎应该是一门极好赚钱的生意,但从诸多已上市的教育培训类公司的业绩表现来看,却大相径庭,这是为何?

一家教育类上市公司董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称,不管是在线教育还是线下市场,每个公司的成本压力都非常大,尤其是师资成本与获客成本太高了。

《中国经济周刊》年初曾报道,在北京,学而思等大型培训机构提供给老师的薪酬非常诱人,最低也月薪过万,名师的年薪甚至能够达到200万~300万。即便薪资高得吓人,各机构仍然激烈争夺优质师资。

头部集体亏损,教育培训还是好生意吗?

这位董秘认为,师资是教育培训公司的根本,没有好的师资,就招不到学生。矛盾的是,培训老师队伍极不稳定,不光是各公司之间互相“挖角”,好的老师辞职单干的例子在行业内也家常便饭,每个公司都为此头疼不已。“这个行业的特点就是规模小好赚钱,但要扩大规模,就很难招到合适的管理模式。”

昂立教育在2018年年报中写道,“教育培训行业始终面临人才流动的风险。尤其是核心管理团队和骨干师资流失,可能对公司长期稳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获客成本高在业内是共识。中金公司研报称,线上一对一培训机构,综合获客成本有时或高达1万余元。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在2019夏季亚布力论坛上称,在线教育单个学生获客成本最高可达七八千元,一些线下教育的获客成本大概七八百元。

上市企业的财报也凸显获客成本之高。如,沪江教育谋求赴港上市,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7年,公司广告及推广费用分别高达2.67亿元和3.75亿元,占当年营收的78.5%和67.6%。流利说2019年第二季度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为2.19亿元,而其净收入仅为2.764亿元。

安信证券研报认为,线下培训机构受制于师资和场地,下沉市场承压明显,净利率在10%左右;在线教育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盈利模式尚不清晰,现行在线教育公司普遍亏损,桎梏在于获客成本,销售费用率可高达70%以上。

市场融资火爆,但政策收紧,各地培训机构掀起关停潮

行业头部企业赚钱难,但教育培训产业的大蛋糕依然诱人。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2.96亿人,市场规模将达4330亿元。

众多机构蜂拥而入,动不动就数亿元的融资额在行业内并不稀奇。据媒体报道,在线教育平台VIPKID前不久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融资额高达10亿元人民币左右。

互联网巨头们虎视眈眈。腾讯与阿里巴巴都曾投资VIPKID;百度除了自己孵化的作业帮,还投资了沪江教育和万学教育帮等企业。今日头条不断尝试教育类产品,如2018年推出gogokid,对标VIPKID,采用纯北美外教,在线1对1直播教学;今年推出K12 网校“大力课堂”。腾讯有腾讯教育板块,在教育培训市场多有布局。

昂立教育2018年年报称,国内教育培训龙头企业快速扩张,争夺人才,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教育培训行业,导致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资本的热情虽未退潮,但政策的紧箍咒正在催紧。 2018 年 8 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2018 年 11 月,教育部等三部门办公厅联合印 发《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监管政策日趋严厉,整改整治力度加大。

各地整顿行动利剑出鞘。

针对校外培训机构发展迅猛,乱象丛生的状况,日前,南京市纪检监察部门开展教育领域群众反映强烈突出问题专项治理监督检查工作。在专项治理期间,南京市共排查出中小学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1962家,经检查发现无问题机构总数241家,整改后继续经营91家,关停取缔1630家,占比超过八成。

据当地媒体报道称,截至今年8月底,长沙共摸底排查无证办学机构443家,下发整改通知书或停办通知书443份,已处置163家(其中取缔关停93家,审批获证70家),另有280家待处置。

不论是政策还是资本,都在加速行业的洗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野草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caoba.com/763.html